Cara Dillon – Craigie Hill @ Cara Dillon (2001)

昨天,某听友说他最近看了今年提名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法国电影《海洋之歌》(Le Chant de la Mer),爱上了凯尔特音乐,要我推荐几首。

提起凯尔特音乐,通常指的是苏格兰、爱尔兰地区民乐相关的作品。爱尔兰这个弹丸小国确实是音乐富庶之地,影响力巨大如U2、Westlife、Boyzone、The Cranberries、Sinéad O’Connor和Enya等就不必细说了,其中The Cranberries和Sinéad O’Connor等虽然从凯尔特音乐中汲取了很多灵感,但归根结底他们还是比较正统的流行音乐人。其实我听凯尔特音乐并不多,能想得起名字的歌手一只手也数的过来。凯尔特音乐有时会使用纯五声音阶,这点跟中国传统音乐很像,因此,有时听爱尔兰民歌会有莫名的亲切感。

今天向大家介绍的是爱尔兰民谣女歌手Cara Dillon的代表作《Craigie Hill》。

最早听Cara Dillon还是在大二时一个夏日的夜晚,便是这首《Craigie Hill》。我听歌向来不求甚解,即便是说唱也几乎不看歌词。我觉得与歌词相比,旋律、编曲、节奏、音色更为重要。因此当年听到《Craigie Hill》的唯一感觉就是清爽至极。Cara Dillon的声音有如小女孩一般清澈,歌曲的旋律也婉转犹如画眉鸟的啼声,用来缓解北京炎夏的燥热,再合适不过了。

再后来,才知道《Craigie Hill》描述的不仅仅是爱尔兰克雷吉山的画眉、紫罗兰和美丽风景。这首民谣讲述的是一对恋人因英爱战争(1918 – 1921)而不得不分离,最终生死两隔的故事。歌曲前半段叙述了恋人的离别,后半段则讲述了女孩对不知下落的恋人的思念。可以哀而不伤地将这段故事缓缓道来,也是Cara Dillon的过人之处。

这首歌也可看作是爱尔兰版的《白桦林》。

豆瓣上的deep蓝将这首歌词按诗经的体例翻译,颇有趣味。

春之暖矣,杨柳依依,鸟鸣其上。
海之洋洋,港湾蜿蜒,耽与其罔。
春之沃若,画眉鸣啾,罗兰怒放。
非我罔然,女呓士语,其情痴狂。

女之有言,我有良人,地老天荒。
我心伤悲,命运弄人,与汝同殇。
如何如何?弃我亲友,忘我家园。
上邪我神,与汝不离,我情痴狂。

士也有言,予美勿悲,扰我心伤。
知我者汝,远送于野,思郁难挡。
水之急矣,山之高矣,离之遥远。
悠悠我思,岂曰无依?平息则还。

陟彼高岗,南风习习,凯旋即还。
琴瑟鼓之,人之好我,与人欢飨。
与汝偕老,其耀奕奕,言笑晏晏。
美酒佳肴,琴瑟友之,和乐且长。

忧心悄悄,辗转反侧,思之且茫。
星汉渺渺,传汝忧思,我心且傍。
占卜旦旦,皓月艳阳,舒汝心房。
言笑晏晏,莫不静好,汝心欢朗。

别兮别兮,克雷吉山,陟彼游之。
悠哉悠哉,瞻望弗及,将士远航。
如何如何?战事敦促,漂遥远洋。
凯风凯风,平息即还,与汝欢享。

克雷吉山》deep蓝译